乡村理发师的坚守

头条 2021-12-24 13:36:33
31阅读

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韩春光 通讯员 丁昌铭

12月23日一大早,在固始县徐集乡郭洼村,刘孔德的理发店就已经有两位老人过来排队等着理发了。他以亲民的价格、优质的服务,吸引了一波又一波的回头客。

刘孔德一直单身,今年61岁,在村委会对面租了间民房作为理发用房。他的店面没有显眼的招牌、考究的门面、华丽的装修,倒是一股上世纪的年代感扑面而来。

刘孔德的理发店总是开门很早,早上7点半就开门了。下午下班前谁家里有事,要晚点来,只要打个电话知会一声,刘孔德也会推迟下班时间。

“来理发的,都有我的电话。”刘孔德说,有的老年人腿脚不灵便,偶尔他也会上门去理发。一年下来,只有大年初一、初二能休息一下,其余时间,没有特殊情况,都开门迎客。

小店虽然不大,推子、剪刀、梳子、刮胡刀、吹风机等理发用具一样不少,桌子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染发膏,几个长板凳一字排开,三五位老年人坐着边拉家常,边等着“叫号”。

年少时,刘孔德为了能谋生,学得了理发技术。那时理发没有固定门面,全靠着一双脚,用肩挑着剃头挑子,走哪儿算哪儿,乡亲们都是给点粮食抵理发费用。有时理完发后,乡邻还会挽留他吃顿饭。

改革开放后,刘孔德理发逐渐开始收取费用了。当时,大人理发收1元,小孩理发5毛。同时,随着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,刘孔德也不用到处跑着理发了,开起了理发店,理发价格逐渐调整为大人2元,小孩1元。到2000年,理发价格调整为大人4元,小孩2元。从此之后,一直到现在,价格再没有变。

“店里的顾客多是老年人,他们收入不高,都是熟人,我不忍心也不想涨价。”刘孔德说,涨价涨个一两元,对普通人来说影响不大,但对于一向勤俭节约、手头不宽裕的老年人来说,数目并不算小。

别看收费很低,但刘孔德的理发技术和服务水平,可是高大上得很哩。洗、剪、吹、梳、刮,再加上掏耳朵、修鼻孔的额外服务都让老年人赞不绝口。

65岁的石叶良,理发认准了刘孔德:“刘孔德细心、慢工、脾气好,对我就跟亲人一样,我喜欢他给我理发。”

祁术彬也是店里的老主顾。“我在外地打工,每次回来都要来这儿理发。每次理发不用费尽口舌沟通,刘孔德就能剪出令我满意的发型。”

附近顺河村、吴庙村的村民,也喜欢到刘孔德店里理发。甚至有的人在其他理发店头发没理好,再到刘孔德这里来“补救”。

刘孔德并不富裕,因为单身一人,去年被政府兜底吸纳为五保户。乡亲们都知道他的家庭情况,纷纷提出让他涨价。“在街上和别处理发都是10元一个人,你涨价了,我们还来你店里理发。”

但刘孔德却说:“理发店房租一年才2000多元,我一个人有吃有喝,没啥经济压力。赚得少些就少些,只要乡亲们信任我就行了。天天有人来我这店里理发,我就很开心。”

编辑:彭长香

来源:河南日报

the end
免责声明:本文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!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